婚后忽然得宠

清风恋飘雪

首页 >> 婚后忽然得宠 >> 婚后忽然得宠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萌宝来助攻:霸道总裁的小娇妻 上校的小夫人 农家乐小老板 重生炮灰大翻身 恰似寒光遇骄阳 婚外贪欢 总裁的狐小妖 Hello,厉先生! 简单,快跑 军婚100分:首席,强势宠
婚后忽然得宠 清风恋飘雪 - 婚后忽然得宠全文阅读 - 婚后忽然得宠txt下载 - 婚后忽然得宠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第157章 有人敢抱霍总的老婆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霍澈把钥匙丢在旁边,到沙发里踢了踢陆志明的腿:“滚那边去!”

向暖抬了抬眼,然后看着陆志明滚远了,看着她老公坐在了她身边。

感觉他两个肩膀都很僵,向暖低声问他:“坐了一下午?”

“嗯!”

霍澈没料到小霍太理自己,有点受宠若惊的看着她,见她眼里没什么凶光,像是往常一样试探着去抓了她的手:“下午睡的好吗?”

“还行吧!”

她根本没睡,什么好不好的?

不过这会儿,她倒是有点翘首以盼了,对陆少爷。

其实原本小霍太跟陆少爷距离没那么近,只是刚刚听到门响的时候小霍太迅速跟陆少爷勾结了一番,所以陆少爷才没来得及离开小霍太身边。

向暖让他拉着手,感觉他一直在看自己,便也看了他一眼,然后温温柔柔的说:“志明说有话问你。”

霍澈抬了抬眼,随即转眼看着陆志明:“什么事?”

陆志明看着他敏捷的凤眸,不自觉的心里一阵拧巴,心想,小霍太这是害我呀。

“呵呵,也没什么事,就是吧,就是吧……”

陆志明试了好几次,实在是太难开口了。

“听说昨晚霍小妹受了委屈,咱们哥几个怎么帮她报复一下楚备那小子?”

陆志明左右权衡,然后把话改编了一下。

向暖赞赏的看着陆志明,随即又看霍澈。

霍澈敛了敛眼睫,随即转眼看向自己身旁的女人,又垂着眸浅笑着:“就这事啊,这事你们别管了。”

“怎么着?你打算一个人办了楚备那小子?”

陆志明又问,这次是真的自己感兴趣了。

“我办他做什么?他们夫妻打个架而已,你们别多管闲事。”

霍澈说道。

向暖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脸上越来越郑重的神情。

“可是霍星就要白白受了委屈吗?”

陆志明有点较真的又问了句。

“她自己的事情,她自己会解决,我不管,你们也都不用管。”

“那要是小霍太受了委屈你也这态度啊?怎么说也是一块长大的妹妹,你这么对霍星我们可不同意啊,当然,你要这么对小霍太我们也不同意,不过小霍太就算没你,应该也有人能豁出去命帮她。”

陆志明觉得自己在玩火。

向暖一直盯着霍澈的脸上,直到他听到最后转过头来看她,浅笑着问她:“什么意思?”

向暖也笑了笑:“我去煮面。”

陆志明松口气,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

“煮什么面?”

“答应了志明帮他煮碗面。”

向暖说着便要走,人却被霍澈拉着手没松开,霍澈你扭头看着陆志明:“你要吃面是吧?”

“HV的餐厅给你开着,要吃多少让他们给你煮。”

“呃!我就是想吃碗你老婆煮的葱花面。”

陆志明说着都忍不住笑起来,觉得自己真在找死。

“我老婆凭什么给你煮葱花面?她是要你这么问我的吗?”

霍澈眯着凤眸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问他。

陆志明……

刚刚霍澈转头问向暖的时候,向暖就知道霍澈弄明白了,但是这会儿霍澈这么问陆志明,她倒是也想听听陆志明怎么解释。

其实她只是要陆志明问霍澈如果温之河也这么为她卖命,霍澈会不会高兴而已。

向暖觉得自己真的很作,就这么点话,自己问他就是了。

可是又怕自己的口吻会挑起内战,但是这样一来,陆少爷好像有点惨了。

陆志明抬眼看着向暖:“向暖,你可得救哥们,那话哥们可不敢乱问的。”

陆志明心想我铺垫了这么久,白白的铺垫了啊?葱花面还吃不上?

“你们接着聊,我去给你煮面。”

向暖说着把手从霍澈手里抽出来,起身去了厨房。

客厅里立即安静下来。

陈起杰看了会儿,这会儿向暖走了,他往向暖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才开口问霍澈:“向暖吃醋了,你为霍星打楚备。”

霍澈抬起眼来,他知道向暖吃醋,但是他不知道现在这事朋友们也都知道了。

然后陈起杰将手机举起来到他眼前:“刚刚在一个患者的朋友圈看到,配字是,霍氏老板当众为了异父异母的妹妹大打出手,异父异母四个字加了引号。”

霍澈看了眼,陆志明也忍不住扭着头看了眼,随即忍不住说:“闹的这么大没上新闻?”

“你忘了咱们霍总早就跟媒体打好招呼了?”

陈起杰提醒了一声。

陆志明想起来,然后又看着霍澈:“刚刚你老婆……”

“还想吃面?”

“呃!不想,不想了!”

陆志明赶紧的摇头,心想我哪里还敢要吃你老婆的面。

不过他闻到味道了,其实陆志明的奶奶以前特别会做这个面,但是后来他奶奶走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吃不到了,结果有一天霍澈带了个女人回来,竟然跟他奶奶做的一个味道,他当时差点哭,后来一怎么就爱来找小霍太吃面。

“你们俩先回去。”

霍澈低沉的嗓音提醒了句。

陆志明……

“走吧,霍总刚刚不是说了嘛,HV的餐厅给你开着,既然霍总请客,咱哥俩找几个朋友去搓一顿好了,没问题吧霍总?”

霍澈抬了抬眼,算是答应。

陆志明这才不情愿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对陈起杰说:“早晚我得来吃这碗面。”

向暖煮碗面一转头,只有霍总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客厅也早没人了,金姐从外面回来给她使了个颜色表示外面没人了,向暖才把面放到霍澈面前:“那你吃了吧!”

霍澈不喜欢吃葱花,不过看着老婆大人煮的面,不知道怎么的,很主动的把碗又往自己眼前拉了下,然后正儿八经的吃起来。

向暖又把小咸菜也摆上桌,坐下的时候对他说:“志明就是想吃碗面而已,而且他帮我问你问题,我也该言而有信,你这样……”

“我就是要你失信于人,想想我多久没让你煮饭了?为了这么一件破事还亲自下厨?”

“……”

“让你直接问我有那么难吗?”

霍澈低着头又吃了口面条才问她。

向暖直直的看着他,突然微笑了一下,心想,是啊,有那么难吗?

“所以,现在要是我出事了,温之河替我出头,你还会不会生气?如果温之河抱着我,你是不是不再像是以前那样生气了?”

向暖的声音总是不重的,但是听的人心里很堵。

他低头吃着面,并不着急回她。

向暖看着他的脸色,也一直忍着,等他自己愿意再开口位置,因为她感觉,霍总会给她一个答案。

几分钟后他抬眼看着她,难得她坐在他对面,一抬眼就看的很清楚,她眼里的期待,还有一些执着的东西,他全都看进眼里。

“我还是会生气,而且大概会发疯,所以,你想说什么?”

霍澈不懂,她绕了这么一大圈干嘛?

“那你可不可以以后别在让霍星一怎么就抱你?她嘴里喊的是哥哥,心里想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吗?”

向暖瞅着他把话说完了,突然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疏离,她便也别开了眼,不再与他对视。

“你以为我喜欢她碰我?”

霍澈冷笑了声。

他每次也很生气,但是霍星这个人,太懂得怎么利用时间空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让她松开,她会乖乖的松开,他还能怎样?

向暖看着他的神情不像是撒谎,只是他也不喜欢吗?

那可是他拿妹妹疼了好多年的人。

向暖低头,不自觉的轻笑了下,为自己的多虑跟焦躁。

“如果让你感觉不好,我很抱歉,霍澈!”

她摸着自己那枚戒指许久,她很清楚自己多重视这枚戒指,她再抬起眼的时候,已经自以为很从容不迫。

霍澈却轻轻一笑:“是我让你感觉不好了吧?”

向暖一时竟然觉得他把话说到她心坎上了。

“的确是不太好,不过我也真的不该让志明帮我问你那些话,现在我自己跟你讲,你能听妈?”

“你说我便听着。”

他们认真对视着。

他们也没想到。

两个人结婚这么久,肚子都要挺起来了,还这么不确定对方的心意。

“跟你在一起之前,也是这样,胡小糖是个聪明又有趣的女人,而我,就像是很多人说的那样,木呐又冷漠,但是我对我跟温之河的感情一直很有信心,我们差点在一起那晚,胡小糖被人砸了家,那晚我便感觉很不好,就像是霍星昨晚来抱你的时候一样,然后……”

她低了头,一双手纠缠在一起,轻轻地揉着,像是在安抚自己的内心。

“温之河一直说他不是那样的男人,然后我出差的时候,他带胡小糖去选我们的婚房。”

她哽咽,竟然还是伤感的,提起来这些事情的时候。

而对面的人,一声不吭。

她不抬头,不是不敢,是不想,她怕看到对面的人生气的眼神,或者是嫌弃的眼神。

“我都告诉自己,没关系的,他不喜欢胡小糖,他也一直这么告诉我,直到有一天我们决定去领证了……后来你知道了,她胡小糖流产,我向暖失去了本来以为一生一世的那个人。”

说出这段话来,有些费力气,她是低落的,不仅是声音,还有她的心。

整个空间里都很安静,连同她的话,都那么静静地,好像悄悄地就溜进了人心里。

好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笑的有些勉强。

“你现在也跟我说,你不喜欢她抱你,可是霍澈,不喜欢,并不代表不会发生,不喜欢,并不代表就没有危险,男女之间本来很多事情就很难说明白不是吗?如果还任它发生,那是不是会越来越糊涂?然后,就成了一个只能拿剪刀剪断的死扣。”

向暖看着他问他,还是那么不卑不亢的。

霍澈一直看着她,直到她说道最后,他才浅浅的问了一声:“你还不放下他对吗?”

向暖眼里无法掩饰的诧异。

“你对他出轨的事情耿耿于怀。”

霍澈又说,像是在给她盖棺定论。

向暖就那么静静地听着,但是心跳,却扑通扑通的,特别清晰。

“你可以对他念念不忘,但是向暖,我不是他,我不会出轨,如果真的有一天出现那么个人,我会直接跟你说明白。”

霍澈说完后站了起来,向暖愣在那里看着他转身离开了。

她只是想要告诉他她在害怕而已。

她只是想告诉他,感情的事情,是容不得半点不认真的。

她只是希望他跟霍星能明明白白,他就这样走了吗?

直到听到门响,她还木呐的坐在那里,动也没动,脑子里突然乱的像是一团浆糊。

“太太,你怎么能跟霍总说这些呢?”

金姐从外面进来,刚刚那些话她全听到了,她在外面都替向暖着急。

向暖有点迷糊的抬眼看着她,疑惑的问她:“不能说吗?”

“不能啊,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听到女人拿自己跟前任比较了,我这个年纪都不敢随便在老公面前说这种话,你们才结婚多久啊?你快点给霍总打个电话叫他回来,现在打电话他还能回。”

金姐担心的叮嘱着。

可是向暖却不知道该怎么打那个电话。

以前是他一个劲的问她跟温之河怎么怎么的,她不说他还不高兴,现在说了他还不高兴,可是这件事,她是得告诉他的,要是讲不清楚,她怕自己将来会后悔。

至少他知道了,知道了她不希望他跟霍星在继续那么不清不楚的了。

他或许觉得自己已经拒绝过霍星很多次,他或许觉得自己对霍星做的已经足够残忍,但是他不知道,他的一个关心的举动,就能叫霍星的心死灰复燃。

女人在感情面前,总是脆弱不堪一击的。

他出去便出去了,她现在这样,霍澈在外面也就喝几杯就回来了。

向暖估摸着他是去找陆志明跟陈起杰了,他也真的是去了HV。

两个男人正在喝闷酒,没想到他突然推门进来,俩人都愣住了。

“这是……”

陆志明下意识的就想躲的远一点,总感觉他周身都是杀气。

“再叫点酒。”

他说着自己拿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

“家里有个孕妇,你还是少喝点吧。”

陈起杰喝酒本来就是很克制的,一直习惯保持思路清晰的他,也习惯提醒朋友别做错事。

霍澈没看他,先自己闷着喝了一杯,随即又倒了一杯没接着喝,只是坐在沙发里捏着眉心生闷气。

“跟向暖没谈好?”

陈起杰便又试探着问了句。

“谈什么?”

霍澈仰着头在沙发里,眼睛迟迟的没睁开。

陈起杰跟陆志明对视一眼,陆志明下意识的就想把徐毅成叫过来,不过徐总说最近的所有活动全部推掉,先陪老婆待产,所以他们也不敢再打扰,但是霍澈这样,他们俩真有点招架不了,尤其是陆志明,干脆就已经有了想溜的心思。

“向暖给我做的面,不会被你吃了吧?”

陆志明心想,现在回去再找小霍太给自己做一碗也行,反正霍总一时半会儿也不打算回去。

霍澈叹了声,不厌其烦的又跟他说了一遍:“不是说了让你以后别再让她给你煮饭吗?”

“大家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你让我在她跟霍星之间选?”

霍澈这才扭了头看了他一眼。

陆志明梗着脖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霍澈烦躁的又倾身去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所以,向暖后来又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陈起杰又问了他一句。

霍澈长睫动了动,然后浅浅一笑:“她能说什么?不就是怕我走她前任的老路!”

说着就又笑了。

陈起杰下意识的又跟陆志明对视了一眼,俩人都多少有点尴尬。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霍星又搬到咱们旁边的那栋楼去住,霍星她,你们有没有发现她最近好像有点奇怪?”

陈起杰一边想,一边忍不住问他们。

霍澈没说话,倒是陆志明盯着霍澈嘀咕了句:“反正霍小妹做什么奇葩事,都是因为爱而不得。”

霍澈还是没说话。

“她跟楚备这场婚姻到底算什么?交易吗?楚备甘心被她利用?”

陈起杰都有点着急了,忍不住又问:“楚备那样性子的人,不是该看好了就立即收了吗?如果他迟迟的没对霍星动手,那么,……”

“就是真爱了!”

陆志明挑了挑眉,接了过去,总觉得真爱这俩字,有点恶心。

霍澈没再说话,只是有工作人员敲门进来,在他们跟前低声说了句:“霍总,两位少爷,楚总今天中午跟霍小姐在中午霍总跟小霍太吃饭的包厢里呆到现在还没出来,我们是不是进去看看?”

开始大家都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因为都是成年人,都懂,但是后来……

陆志明抬了抬眼:“什么意思?”

“已经两个小时没动静了,别是,出什么事!”

工作人员有些紧张的,说话也断断续续的,虽然都是些大男人,但是说这种事,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能出什么事?楚备是霍小姐的丈夫,出了什么事,也是楚备负责,你们不用管。”

陈起杰冷冷的说了句,然后给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

“是!”

工作人员离开之后陆志明看了陈起杰一眼:“要真闹出命来呢?”

陈起杰看了霍澈一眼,只淡淡的一句:“霍星既然嫁到楚家去了,就是楚家的人了,她要是出什么事……”

“自然是找楚家算账。”

陈起杰说完后也端着酒杯喝了口酒,然后才又扭头看霍澈:“你真的别管了,霍星这个女孩子,你管一丁点,她就会以为你对她有什么不正当的感情,或者你豁出去跟向暖的感情打算保护她一辈子?”

陈起杰这话说的很清楚,霍澈也听的很清楚。

他本来也没管,只是看着霍星被楚备打,他才对楚备动了动手而已,其实霍星有意博取他的同情心的时候,他便有意要刺激楚备。

现在不是楚备跟霍星的事情,他烦的是向暖,向暖说的那些话,就是对他的不信任,温之河,她拿温之河跟他比?

陆志明看霍澈也没打算护着霍星一辈子的,不然早就要了。

“你还是别犯傻,向暖是目前为止我看到最合适你的一个,你还是好好珍惜她吧,老实说以她现在的状态,你还跟她吵架,你真……你真该学学毅成对如思,不管再怎么生气,你这一跑出来,她一个孕妇在家得多委屈啊。”

陆志明忍不住说了他几句。

霍澈扭头看他,笑了笑:“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懂这么多?”

“……”

陆志明顿时满脸通红。

他跟霍澈说看到那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去逛街,其实他是觉得那孩子可能是他的,但是也不一定啊,霍总就认定他是个不负责任,提裤子就不认人的主了,唉!

“你们俩走吧,我自己待会儿。”

霍澈低了头,突然有点累,他也得冷静冷静再回去啊,不然再跟那个女人起了争执怎么办?

陆志明跟陈起杰哭笑不得,还只得乖乖离开,心想被从你家赶到这里,又被你从这里赶出去,当你兄弟可真是不容易啊。

陆志明走之前忍不住又问一句:“我可以去你家吃葱花面吗?找金姐给我做也行。”

“金姐已经下班了,你要是敢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霍澈抬眼看着他,很是明确的提醒。

陆志明觉得腿疼,然后就走了。

陈起杰叹了声:“你啊,早回家吧,我看你老婆长的听从容不迫的,但是人好像很没安全感。”

——

向暖自己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然后又忍不住去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两个人的照片,俩人的眉心都挺宽的那种,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会钻牛角尖的人。

可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总是有违常理。

听到门响的时候,她的心像是被烫了一下子,转而就立即找遥控器关了灯,迅速地在床上躺好,闭上眼睛。

已经十二点。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很轻。

很快,她问道一阵酒味,还挺杂的,忍不住使劲的绷着才没有皱起眉头来,其实她特别喜欢喝酒,但是也好久不碰了,他倒好,出去买醉?

他没碰她,只是在她旁边坐了会儿,然后便起身又离开了,去了浴室,向暖听到声音,悄悄地沉吟了一声,随即那种酒味在她面前,久久的挥洒不去。

刚刚,他靠的她多近?

向暖的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来,直到十分钟后他从里面出来,他身上有些凉意,直接贴在了她背后,从她的背后将她抱住。

“睡了?”

有些沙哑的声音,却是她极为熟悉的。

向暖慢慢的又睁开了眼睛,想要告诉他没有,但是嗓子还不等打开,就又听到一句:“向暖,真够坏的。”

向暖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她坏,但是她忘了回他的话,不久就听到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

他睡了?

向暖惊的回了回头,随即不自觉的就有点想笑,还有点想哭,他怎么能这样?

他以为他不在家的时候,她睡得着吗?

她根本无法入眠。

向暖转过头去,趁着月光照进来,看到了他修长的睫毛,忍不住抬手去轻轻地碰了下他的睫毛,嘀咕了声:“是啊,我坏,你好,你真好。”

老婆怀着孕在家等你到半夜,结果你回来就说了句这样的话,然后就睡了,你丫,真是太好了。

手机大半夜的一直响个不停,向暖转眼看了眼,在床头柜上震动了一会儿,她身手去够到,看到是向励的号码,忍不住皱起眉头来,尽量压低着声音:“喂?”

“请问是向励的姐姐吗?我们这里是医院,向励酒驾车祸,现在人昏迷不醒……”

向暖蹭的就爬了起来,小腹差点抽筋,疼的她抬手立即摁着肚子,然后转眼,便看到旁边的人睁开了眼。

“怎么了?”

“向励车祸了!”

向暖的声音沙沙哑哑的,小腹有些疼。

“怎么说?”

霍澈立即爬了起来,一边去找衣服一百年问她。

“说是酒驾出了车祸,现在人在医院昏迷不醒。”

向暖嘀咕着,看他已经在穿衣服,也不能说不让他去,眼看着自己现在是有点费力。

“穿上!”

倒是给她找了长裤跟长衫。

向暖立即穿上,俩人二十分钟后便下了楼。

取了车,霍澈开着车一路往医院赶,忍不住低声问他:“你刚刚不是睡了吗?”

“被吵醒了!”

霍澈淡淡的一句,开车开得很专心。

“哦!”

向暖答应了声,然后又焦虑的看着手机上,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睡了没有,但是向励是真的出了事。

等他们俩到医院的时候,向励刚好从急救室被推了出来。

“幸好有安全气囊,不过往回弹的时候还是撞到了后脑勺,暂时晕了过去,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

医生跟他们俩说着,推开病房的门的时候,看着他自己正在发呆。

听到开门声向励转了转头,然后骂了句脏话才问:“你们俩怎么来了?”

“医院打电话说你出事我就过来了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向暖走过去,又生气又担心。

“怕我不给你们住院费还是怎么的?她现在怀着孕你们找她过来干什么?她要是出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

向励对着门口的医生喊起来。

“你别吵了,大半夜的,你现在还晕不晕?”

向暖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又担忧的问他。

“晕!”

向励说着,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抱住向暖的腰,安静了起来。

医生……

霍澈叹了声,然后又跟医生交流了几句,医生走后他关了门,再走到床边的时候说了声:“松开。”

“不要!”

向励突然像个小孩子,抱着向暖不撒手。

向暖的手却一时没地方放了,放在向励的肩膀上吧,总觉得这个动作太温暖了,他们俩没这样过。

但是不放吧,又觉得这孩子好像很需要照顾。

“你怎么喝酒了还开车?多危险啊。”

“你别管。”

他固执的还是个大男孩的口吻,但是就是不松开她。

霍澈站在旁边看的想要打人,而且他老婆怎么回事?他也喝了酒又开车回家,她怎么不说他危险?

他在楼下就发现卧室的落地灯是开着的,一回去她就关了灯装睡,他在她身边坐了会儿,她没闻到酒味?可是愣是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这会儿倒好,果然是不亲。

“我不想管啊,但是肚子有点疼,先松开点。”

向暖低哑的声音跟他提醒了句。

向励这才想起她怀着孕,立即又放开她:“你没事吧?我就知道不能跟你说,可是我那会儿太晕了,迷迷糊糊的听着他们好像给你打电话,但是我醒不过来,我……”

“别说了,我是你姐姐,我不来谁来?”

向暖抬手去堵住他的嘴,看他那么激动,还有他脸上的颜色,嗯,真是喝了不少。

“你们姐弟俩差不多就得了,既然他没什么事,我们回去吧。”

霍澈看了眼向励,为了防止向励再去抱他老婆,自己轻轻地拽着向暖的手腕把她拽到自己另一边去。

向暖傻眼的看着他,根本不知道他干嘛那么防备向励。

“嗯,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在这睡一晚,明天没事就回家了。”

向励说着又躺下,就是觉得晕罢了。

向暖跟他再三确认过后才敢离开,走廊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我们就这么走了,他身边连个人都没有?”

“你没一个人住过院?”

霍澈便问了她一句,手还抓着她的手没松开呢,但是话却是冷冷漠漠的。

“我是一个人住过院,但是他跟我的情况又不同?我一个当姐姐的。”

“可是你老公也喝了酒,你不怕他回去的时候酒驾也来个车祸什么的?”

“别乱说!”

向暖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捂住他的嘴。

霍澈皱眉,随即抬起另一只手来抓着她的手腕拿开,不太高兴的低喃:“刚刚才堵你弟弟的嘴,又堵我的?”

向暖……

“回家!”

他又说了声,然后拉着向暖便走。

“走慢点,有点抽筋。”

向暖低低的请求着。

霍澈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回事?”

“可能接电话的时候有点着急,有点岔气?”

“……”

索性俩人也没回家,打电话找徐国丹回医院给向暖做了个检查,确定没事后霍澈索性就跟她在最好的病房里住下了。

向暖躺在病床上叹了声:“这样也好,要是向励有事也可以立即赶过去。”

霍澈在她身边合衣躺着,忍不住扭头看了她一眼:“小霍太,你到底有多不担心你老公啊?”

向暖扭头看他:“我们不是在吵架吗?”

霍澈……

向暖转过头看着他带着寒气的脸:“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霍星。”

“过了今天她就不闹了。”

霍澈说了声,提起霍星来他就心烦。

“过了今天她就不闹了是什么意思?”

向暖好奇的继续追问他。

霍澈看她那么好奇的眼神,便转过身去,一只手压在脸下面,静静地望着她对她说:“楚备把她做了。”

“……”

“这是什么表情?”

霍澈看着向暖有些沉重的神情疑惑的皱着眉头问她。

“什么表情?我的表情有什么不对吗?”

向暖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霍澈拿住她的手,向暖吓的望着他,有些目瞪口呆。

“还担心我会对她有什么企图吗?”

霍澈突然问了句。

向暖……

“如果这样了你还担心,那我也无话可说,大概是女人天生敏感吧。”

霍澈说着又松开她,躺好了,双手放在后脑勺下面。

向暖听着他自己给自己的解释,女人天生敏感?

说的好像男人不敏感一样。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并没有因此而有一点愉快,相反,竟然更担心了。

她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第二天一早她的手机就响个不停,她被吵醒的时候霍澈已经拿过她的手机接通:“怎么打到她的手机上来?”

“哥!我想见你!”

电话里那个声音,是脆弱的,无助的,痛苦的。

“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哥,以后便不要再给你嫂子打电话,更不要再扑到我怀里哭,我不是你亲哥,不用我一直提醒你吧?”

霍澈说完挂了电话,然后低眸就看到旁边的女人在看自己,他索性就着这样的姿势也盯着她:“看什么?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小霍太?”

“我没有拿你跟温之河比,我只是对自己没信心。”

她抬手去抓住他靠近着她的那只手,从容里有一些不安。

“你不是不自信,你是不相信。”

霍澈低着头看着她回了她一句。

“你不相信,你不相信任何人,向暖。”

他认真无比的跟她说。

不相信任何人?

向暖望着他,她是这样吗?

她信任自己的朋友,信任自己的工作伙伴,信任他能为她做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相信的。

她只是……

可是谁会相信她没有自信呢?

“我要是想跟别的女人发生什么,早在你出现之前,早就做了,爱情与我,本来就是可有可无,一切全凭命运安排,我从没有想过去争取。”

霍澈那么认真的,一字一句,都让她不能怀疑。

“可是自从遇到你,每多见一次面,我就会更心烦一些,你是别人名至实归的女友,却只是我的挂名太太,你是多么无情又理智的女人?可是我偏偏陷进去了,我看到你跟温之河在一起我就妒忌,妒忌的发狂,我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我叫你不要对我笑,我甚至想要消失在你的世界里,可是我做不到,我想要你们分手,我想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他靠近她,额头就要贴着她的。

向暖哽咽着,却静静地垂着眸子没有动,感觉着他的气息越来越靠近,感觉着他的温度越来越真切。

“向暖,我从来不曾想过我会对一个女人这么不择手段,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爱不爱你,就已经确定要你做我的人。”

他抓着她的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胸膛里,那么慢慢的。

向暖有点发抖,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只是一颗心越来越拧巴。

“我把你灌醉,带你去爱尔兰结婚,我当时想,等你醒了大不了被你打一顿,骂一顿,但是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就赖不掉,但是向暖,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那么做?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他狭长幽暗的凤眸睨着她,慢慢的,在感觉到她的气息到他的唇间的时候,突然就凑上去,将她的唇瓣咬住,碾着。

向暖说不出话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角有些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侵湿了。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爱我电子书(m.25txt.com)婚后忽然得宠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无敌真寂寞 九阳帝尊 重生之大明摄政王 重生学霸小甜妻 圣王 寻宝全世界 斗破苍穹之最穿越系统 海贼之成就系统 动力之王 毒妃难求,冷王勾心缠 生于1984 军婚100分:首席,强势宠 二次元里的剑客 邪御天娇 穿梭时空的侠客 九龙邪神 一吻成瘾:荣少独宠病娇妻 如意小郎君 电影世界穿梭门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经典收藏 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 重生之恃爱行凶 写文大神是影后 浮色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掉马 兔子的傲娇先生 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 你,不准撩! 你逃不出我手心 那时喜欢你 [RM]无限综艺 理想型娱乐圈 青梅竹马,总裁的豪门蜜恋 重生七十年代之痞极泰来 全能女配[快穿] 重生之回到离婚前 炽道 微雨红尘 (霸王爱人)别、别这样! 河自漫漫景自端
最近更新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男神投喂指南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一秒沦陷 一胎二宝:鲜妻,乖乖宠!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国民影帝太会撩 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重生学霸小娇妻 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战少,一宠到底! 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 嫁入豪门77天后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全能影后宠萌夫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总裁大人超给力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婚后忽然得宠 清风恋飘雪 - 婚后忽然得宠txt下载 - 婚后忽然得宠最新章节 - 婚后忽然得宠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